百里墨邪

人与人之间的相遇,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拖更,也是一件美妙的事

群除我佬!!!

星式:

就怕全是大佬,我有点怂

陆贪欢:

【天堂伞】苏沐秋生贺节目组

【占tag致歉】

0h 款冬  @款冬 
1h 陸拾柒. @陸拾柒. 
2h CK—— @CK★—不是胖次是胖胖:) 
3h 颜九歌 @日常沙雕的唯苏 
4h 零泽  @惜时晓月 
5h 愁(照海)  @愁 
6h 初语天熠 @初语天熠 
7h 年宿(一叶莫笑) @经年星宿 
8h 漓浠依 @漓浠依 
9h popc江 @popc江 
10h 安眠  @XQ 【代发】
11h cherry丸子
12h 陆贪欢   【自己】
12.12【特邀】阿樹(Aurora) @Aurora 
13h 款冬 @款冬 
14h brunk(豺狼。) @brunk 
15h 萧翎雨@
16h 银毒.(默子格) @银毒. 
17h 黑羽柯岚 @黑羽柯岚 
18h 百里墨邪 @百里墨邪 
19h 白芍 @星式 【代发】
20h 佑尘 @vp.佑尘 
21h 江逝泠 @云梦—江逝泠 
22h 帝倾颜 @帝倾颜 
23h 未晓 @涼宮なな 

欢迎加入【天堂伞】生贺节目组,群聊号码:920719881

生贺节目组策划

文手画手催稿大队来着不拒……【文画字章子等都可以】

具体见图

以上。 

摸爬滚打求蓝手手!!!

苏沐秋1021生贺活动开启!

伞哥冲鸭!!

包包包子铺!:


感谢 @宇不清 太太提供图源。


他是荣耀史上的天才,千机伞和却邪的构思者和创作者。
从容自信、乐观开朗,面对挫折能笑着说“从头再来";不轻易服输、好胜心强,能为了PK胜负弄来一个小本,一笔一笔纪录战绩。
做为哥哥,他坚强尽责,为妹妹撑起一片天空;做为友人,他友善又义气,而做为一个人,他乐观而独立。他像一阵凉爽的风,吹开阴霾,为身边的人带来笑容。




神枪苏沐秋,生日快乐。




即日起,至10月17日16: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贺专题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因开屏日期安排调整,苏沐秋的开屏日期定在10月18日。


10月18日记得点开我们,为他庆生哦!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 (请打上#苏沐秋1021生日快乐 标签)~优秀作品有机会选入之后的生日专题! 




开屏申请相关须知:戳我  

中秋掉落

特大消息,特大消息,荣耀官方联合各个战队推出了中秋礼包,融合各大战队特色和官方票选出的大众最喜爱口味,只要398!只要398!398就能把中秋月饼礼盒带回家。当然,如果你想要单个战队的特色月饼也可直接购买,每盒六个装,只要199!
 
以上为广告,以下才是正片。
 
兴欣
 
兴欣此次推出的是烟草月饼,精选优质烟草,给所有戒烟人士带来比抽烟更加细腻的口感,咬一口,回味无穷。甜口白豆沙,加入烟草和咖啡粉末,吃一口,让充实的馅料在嘴中回转,给你初恋般的甜蜜。
 

蓝雨
 
秋葵味月饼,浅绿色酥皮,充满营养的内馅,让你一口就爱上它。你还在为小孩不吃秋葵这等绿色健康蔬菜而担忧吗?没关系,做成月饼吃下去就好了。一口接着一口,根本停不下来。你也不要停下来了。
 

微草
 
你还在为来大姨妈而烦恼吗?你还在被痛经折磨吗?你还在为经期不调而感到担忧吗?没有关系,只要你买了这款王不留行月饼,包你药到…啊不是,食到病处。王不留行治痛经,一盒六个一疗程,亲不考虑一下?
 

轮回
 
想要变成万人迷吗?知道你与周泽楷的差距是什么吗?你没有人家那么好看的头发。看看那乌黑亮丽的头发,你想要拥有吗?你想吗?轮回限量版美发月饼,精选芝麻,阿胶等护法美发材料,让你的头发不再棕黄!
 

霸图
 
想要拥有和韩队一样的钱包脸吗(这个想都别想),想要有和张新杰一样精准的时间观念吗?霸图特供投胎月饼,吃完立马能送你投胎,将来的生活怎么样,有我自己做主!(据说吃了这个月饼的人都因为难吃而死)
 

百花
 
云南鲜花饼!云腿饼!你值得拥有。这不是一个普通的鲜花饼,这是带着我们的信仰,我们的荣耀制作的,买一盒绝对不亏(小声比比:跟普通鲜花饼,云腿饼一个味。)

烟雨

树莓味冰淇淋月饼,香草味冰淇淋月饼,草莓味冰淇淋月饼,抹茶味……满足您的一切少女心,内选意大利纯手工冰淇淋,顺滑细腻,如被暖风包围般舒适。

雷霆

还在为没钱而烦恼吗?担心自己没有好运吗?白菜味月饼,取“百财”谐音,给您财源广进的好兆头,198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嵘瑶不是荣耀 (22)

求小红心
求小蓝手
求评论

“老叶,这次你可得夸我啊。”叶修正在大殿里喝茶,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他手里的茶杯微不可见的晃了晃。
 
“这人谁啊?”陈果皱着眉头,对这咋咋呼呼的人丝毫没有好感,
 
一个络腮大胡的男人跑了进来,一把抢过叶修手里的茶杯,猛地一饮而尽。
 
来人是魏琛,前蓝雨峰主。许多人猜测当年他突然消失是因为输给后起之秀喻文州的缘故。但其实只有叶修等和他同一辈的人知道,想他这种人,是不会因为几场比赛而被打击到的。
 
其实当年魏琛不告而别,是家庭原因。他母亲生病,他有没钱,等所有的是处理妥当回来之后,发现喻文州那小子当峰主当的比自己好,也就没有再回去,靠着和叶修等人的关系在嵘瑶挂了个名,平日里懒一懒,帮不能轻易下山的弟子赚点钱,做点交易。
 
“呦,老叶你从哪找的小妞,样子挺别致的。”魏琛连灌了三大杯茶,终于喘过气来,这才注意到屋子里除了叶修,还有陈果这位大美女。
 
“你什么意思啊。”陈果“啪”的一拍桌子,就要起来揍人,却被叶修拉了下来。
 
“你!”陈果怒目,气愤的坐下,但还是瞪着魏琛。
 
“你到底是来干嘛的?”叶修无奈的摇摇头,用眼神安抚了下陈果,转头问魏琛。
 
“你不是要找那什么毁人不倦吗?我帮你找到了。”魏琛扬了扬手里的宣纸条,递给叶修。
 
物品已放入,七日后来取。

                                          毁人
 
“所以呢?”叶修问。
 
“我跟毁人不倦串上线了,现在他手里的那批货在我手里,也许有你们想要的东西。”魏琛得意道。
 
“有没有一把红色扇子,那个是我们要找的。”叶修问。
 
“好像有,你一会陪我去拿一下吧。”
 
“老板娘,你去拿一下吧。”叶修故意支开老板娘。
 
“行吧,你告诉我在哪。”
 
陈果离开后,叶修问魏琛:“说吧,想单独跟我说什么?”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刚一回身,就发现魏琛笑趴在桌子上。
 
“来来来来来,小叶到我这来…诶麻不行,笑死我了。你咋变成这么小了。”魏琛一边笑,一边伸出罪恶之手。
 
“卧槽!”魏琛伸出双手狠狠地蹂躏叶修的嫩脸,引得叶修一声惊呼。
 
“你现在是多大啊?这样搞的我都不好下手。”魏琛嘴上说着,手上却丝毫不留情,直至把叶修的脸揉的通红为止。
 
魏琛的手由于常年习武而较为粗糙,磨在叶修细嫩的皮肤上有些疼。不知道是因为光线的原因还是怎样,总觉得叶修的眼中泛起了水光。
                                                                                        
叶修觉得眼中有些液体涌出,一把拍开魏琛的贼手,抬手往脸上一抹,果然有一些亮晶晶的液体,他撇撇嘴,愤愤地坐下。
 
“你是怎么搭上毁人不倦的?”叶修问。
 
“我一位兄弟,”魏琛说:“四年前跟他塔上线了。我看这小子货挺多,能赚的钱也应该不少,我就把他接过来了。”
 
“哪位兄弟啊?”
 
“你不认识。”
 
“感觉你全世界都有兄弟。”叶修默默吐槽。“那毁人不倦到底是谁?”
 
“不知道,我和他之间没见过面。”
 
“三四年都没见过面?”叶修问。
 
“我们这行的都有规矩的,货都是放在固定地点,固定时间来取。”
 
“还你们这行呢。”
 
“我们这次放货地点就在你们兴欣,偏殿门口那棵树。”魏琛说:“等明天你们埋伏在那里,就应该能抓到人了。”
 
“偏殿那棵古树…”叶修忽然沉默。“如果真是哪的话,或许不用等到明天。”
 
 
 
有人猜到前文的伏笔了吗?

联盟的父亲(下)


接上
前篇戳头像

韩文清
 
 
韩文清的曾爷爷是钱包脸。
 
韩文清的爷爷是钱包脸。
 
韩文清的爸爸是钱包脸。
 
所以韩文清是钱包脸。
 
这尼玛是遗传基因啊。
 
不过韩文清的钱包脸和韩父的钱包脸还不太一样。
 
打个比方:
 
韩文清黑脸的时候能吓哭幼儿园小朋友。
 
但韩父黑脸的时候能吓哭小学生。
 
至于为什么。
 
因为韩文清看起来顶多像黑帮厉害的打手。
 
韩父看起来像黑帮老大。
 
比小年轻多吃的那几年盐巴可不是白吃的。
 
韩父有一家自己经营的健身房。他年轻时打过自由搏击,还当了一段时间健身教练,韩母就是在那时候和韩父相遇的。
 
不过韩父只是看着凶而已,其实他可贴心了。
 
就光家务全包这点,韩文清就觉得自己父亲简直是太厉害了。
 
还有什么和母亲吵架从来都让着她啊,顾家啊,韩父简直是二十四孝好男人。
 
这也促使韩文清,成为一个有责任心,有担当的好男人,好队长。
 
 
张佳乐
 
 
张佳乐的家庭不太美满。
 
他的父母是离异的。
 
他的父亲是一位摄影师,经常一走就走半个月一个月,而他的母亲,一位作家,平时很少出门。俩人的感情也就逐渐变淡。

倒也不是吵架,打情骂俏打情骂俏。小两口吵架很正常好嘛,不吵不闹客客气气的感情才不长远。

于是张父张母就离婚了。

不过他们也不像其他人那样,离婚了就老死不相往来。

他们还保持着来往,或者说,像张佳乐说的那样:他们不适合做夫妻,更适合做朋友。

张父平时极其不靠谱,家里一团糟。

他本人也十分邋遢。一头快要打结的齐肩发,胡子拉碴的下巴。

平时经常皮断腿。最皮的时候曾经拿着块生肉去逗老虎。张佳乐小时候经常搞恶作剧,不过是

喜欢喝啤酒,抽烟,认为是真爷们的象征。

为自己的儿子骄傲。

只要一提到摄影和自己儿子的时候,眼睛会闪光。

就像张佳乐。提到荣耀和大孙的时候,眼睛会亮。

因为那是属于,他的骄傲。

周泽楷

周泽楷的父亲也十分安静。

学生时代一直是当班长的人物。

按理说安静的人总是不合群。

但架不住人长得帅。声音又好听,学习成绩又好。

安静在众人眼里成了高冷。

本身朋友就少。

高冷标签一打,完蛋了。

本人也非常苦恼,不过幸运的在大学期间结交了三五个舍友,至今还有联系。

在一家旅行社工作,做到副经理的位置后认为压力过大辞职了。

之后靠自己多年积累的人脉和经验接一些小团,赚点外快,算是业内元老。

天知道他这样的人是当导游开始的。

心非常的细,能把一切都安排到位,跟他在一起会赶到安心,不过别想了——

名花已有主。


王杰希

高中时和叶父一个学校,在同一个班级呆过一年。

脑回路十分清奇,老师对此表示非常无奈。

毕竟自己班的学生里有个上课不听讲脑回路让人无语在英语课上能想物理语文课上想哲学可偏偏成绩拔尖的学生……

你还能怎样。

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啦。

在国企上班,对孩子采取这要他开心就好的放养方法。

看王杰希跑去打游戏挺开心的就没再管。

现在属于高管层面的人物。

依旧和叶父有来往。

很有担当的男人,前提是适应他那诡异飘忽的脑回路。

反正女儿不像父

楚云秀

楚父特别特别好。

把自家女儿宠上天的那种。

就算现在长大了,楚云秀也依旧觉得自己在家跟小公举一样。

不用维持在外面的人设,她可以在家里肆无忌惮。

楚父的生日是在处女座前一天,有轻微洁癖。

总要把屋子收拾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两天不擦地就难受。

脾气也好,特别宠云秀和楚母。就是人有点闷。
出去和朋友聚餐的时候被朋友戏称二十四孝好男人。

楚父还脸红了。

和楚母吵架的时候一般会让着对方。一般吵架都是以两人的拥抱结束。

在楚云秀明白秀恩爱这个观念后,感觉每天都在被人撒狗粮。

苏沐橙

苏父如果还活着的话,一定会是个好父亲。

——————————————

之后会有联盟的母亲系列

联盟的父亲(上)

我大概脑袋抽了
要写这个

•儿子像父?

叶修
 
 
叶修的父亲是军队出身,非常的严格。
 
严格这个词可能不太准确。
 
你能想象一个人从出生到现在的一切事物都被安排好了的感受吗?
 
四岁开始学英语,六岁选学一种乐器,叶修学的钢琴,叶秋学的小提琴。之后还学过围棋,上过书法。兄弟俩的学习成绩,在小学的时候就没掉出过年级前三。初中一年级的时候,叶父就给他们加了第二门外语的课,叶修和叶秋就开始不满。
 
但真正的导火索是在初三某一次期中考试。那时叶修被自己在班里玩得好的那几个哥们推荐了一款手游。当时兄弟俩共同用一个手机,俩人从小到大都没怎么玩过游戏,觉得十分新鲜,临近考试了也没太在意。结果期中考的时候完全是裸考的,破天荒的掉到了年级40开外,要知道以前他俩基本上能保持年级前十。
 
这是叶父知道后把他俩好一通批,还把他们的手机砸了。叶秋叶修当时都在叛逆期,叶秋一气之下就想离家出走,虽然行李被叶修抢了。
 
之后因为叶修离家出走打游戏,叶父愧疚了一会,对叶秋的管理也不再那么严厉。孩子开心就好,不然叶秋现在也不能这么愉快地冲叶修发火。



张新杰

张新杰的父亲,跟他一点都不像。

年少时就很皮,今天撕了别人作业,明天偷偷把口香糖粘在女老师头发上。属于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类型。

长大后就算步入社会结婚生子也未能改变一二。

把孩子扔起来再接住这种高危险动作是经常的。

幸亏有张母压着,不然张新杰恐怕在婴儿时就会被张父玩死。

张新杰长大之后,张父依旧没有收敛。大概这就是老顽童吧。

现在张新杰已经习惯了每次一回家,防过张父放在门上的一盆纸屑,熟练的清理掉拖鞋上的粘着的胶,拆开袖口被缝上的居家服,再顺便倒掉自己父亲递来的一杯加了料的饮料。

所以张佳乐你知道,为什么每次你的恶作剧都不成功了吗。

黄少天

黄少天的父亲,非常的安静。

这种安静还和周泽楷不同。

周泽楷是话少。

黄父是不说。

一般这种人会是一位很好的倾听者。

也确实是这样。

其实以前的黄少天话也不多。

小时候放学总是会跟接自己的家长说今天自己干了些什么。

黄少天小时候是黄父接他。

他也跟其他小朋友一样,在回家的路上和父亲聊天。

但是,他父亲永远以“嗯”或者沉默应对。话说完了就完了,他父亲一般不会接茬儿。

这感觉很尴尬。

特别是这件事被他的同学发现了。

班里就流传出了“黄少天的爸爸特别讨厌他”的话。

小黄少天自然是不相信的。

不过小孩自尊心强。

但想要不在同学们面前表现出来。

你们会怎么做?

小黄少天的做法是:

一直说,让别人觉得是黄父没有插嘴的机会。

延续到现在。

有些无语。



•儿子像父吧

 
 
喻文州
 
 

喻文州给人的第一感觉是什么?
 
温柔的? 暖心的?值得信赖的?
 
喻文州和喻父一样。
 
喻父是某大学文学系教授,看起来文绉绉的,岁月的痕迹在这位父亲脸上走过,让他更添成熟的韵味。
 
喻文州的父母一直对喻文州管的很宽,基本上只要喻文州没走上歪路,碰不该碰的东西,学习不是差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喻父都不会管的太严。
 
而喻文州也从来没有让人失望,一直以来基本上也没怎么让喻父管教。
 
父子俩唯一的争吵就是在喻文州想要去打游戏的时候,喻父当时很生气,不过后来,喻文州成功说服了喻父。
 
喻文州还是和喻父很像的,像对黄少天的包容,也像是不管发生什么,他总是面带微笑即使在成为蓝雨的队长被媒体质问的时候,也没有变过。
 
一如当年年轻的喻父一样,温柔,但却强大。

all 叶 嵘谣不是荣耀  (21)


求小红心
求小蓝手
求评论




莫凡一路上小心翼翼的。

其实也无所谓,就算有人看见莫凡,也不敢上前询问。

他偷东西时间久了,也找到那么一两个中间人。最近他一直在和一个叫“罙”的人合作,这个人据说也是嵘瑶的人,人脉很大,拖他卖出去的东西总能卖个好价钱,而他只需交付给他们一次一百的报酬。

这有些贵,所以莫凡总是把东西攒的很多,多到快藏不住的时候,才拿去卖掉。

如果有人翻开莫凡的床垫,就会惊讶的发现下面的木板上整整齐齐的码这各种价值不菲的东西。这些是莫凡从他偷得东西里挑选出来的,用“罙”的话说,这些全都是好货,得将来放到拍卖行卖个好价钱。

最近莫凡被分到兴欣,他昨天刚刚跟“罙”通完信,“罙”让他把东西放在兴欣偏殿的古树底下,一星期后他再到那里取钱。

一路上很安静,偶尔有几个弟子,也都径直走过,没有理会莫凡。

为了方便,莫凡买了一颗空间宝石,做成耳钉戴在耳朵上,黑色的小小的,十分不起眼。因为容量小,所以价格也不贵。但对莫凡来说,够用了。

莫凡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和平时一样,虽然在外人眼里都是面无表情。迎面有一个人走了过来,与莫凡擦肩而过。

“咚咚。”

“咚咚。”

莫凡听见自己剧烈的心跳。

“咚咚。”

“喂,你。”

莫凡感觉自己的心跳骤然停止。

被发现了吗?莫凡心想。该怎么办。

莫凡僵硬的回头,才发现那人说的并不是自己,而是旁边的另一个杂役弟子。

吓死了我了。莫凡心想。面上却还是面无表情,转身继续。

眼看就要到目的地,远远的,看到有人在古树下面。

莫凡心里一惊。

今天有点不顺。

他敢忙往旁边一躲。

兴欣的设计偏苏式,偏殿的院门是一个月洞门,莫凡往旁边一躲,月洞门正好挡住自己。

他探出头来看了看,远处有两个人,一男一女,他们现在古树下看了看,之后又去了假山那边,拿名男子还跳上墙头待了一下,好半天他们才走。

总感觉他们干了些什么,莫凡有种不祥的预感。

时间不够了,莫凡来不及多想,快步走到古树下把包裹用石头压好,急忙往回赶。

大部分人都已经吃完饭了,索性不算太晚,莫凡心想。匆匆吃了一点残羹剩饭后继续工作。

————————————————————

那一男一女就是叶修和陈果。他们从雷霆那里购买了一批电子眼,安在兴欣各处。

正常的电子眼使用寿命是一年到两年,不过比赛的时候为了公平起见,这类机械都安了小型的时间阵法,缩短寿命,使其在几分钟内报废。

而也对买的这批电子眼,也加了时间阵法,却能让它有几十年的寿命,可谓非常划算。

叶修大概也没想到,传说中大名鼎鼎的毁人不倦,竟然这么容易就落网。

我。开学。晚自习。到8:30。所以。我。文。会更的。很慢。你们。别。取关。

谢谢(*°∀°)=3

all 叶 嵘谣不是荣耀 (20)

求小红心
求小蓝手
求评论
你看我的求生欲,多么强



从前有一个人,他叫莫凡。
 
是嵘瑶的一名杂役弟子。
 
不知道此人灵根如何,但从外形上看,不像习武之人。
 
此人沉默寡言,喜欢独来独往别人干什么都与他无关的样子。
 
看起来特别拽。
 
莫凡无辜躺枪。
 
刚入门的时候被分到嘉世峰,偏偏分到的那个院子住的都是一群二世祖。
 
莫凡在一群谄媚的人当中尤为明显。
 
没少被那群二世祖整。
 
有一次其中一个人谎称自己东西被偷,诬陷莫凡。本想教训这个天天看起来特别拽的人找找乐子,却被莫凡狠狠揍了一顿,一旁的围观的几个二世祖上来帮忙,近十个人一起上竟没打过莫凡一个,反被莫凡教训了一顿。据说这之后,那群二世祖在床上躺了整整半个月,其中一个险些筋脉尽毁。
 
那帮弟子的长辈找上门来要废掉莫凡,但此事被嘉世长老吴雪峰压下,话虽如此,莫凡依旧被吴长老重罚。弟子间什么样的版本都有,最后竟是硬生生将莫凡传成一位阴鸷,睚眦必报的小人,让一些原本想对他伸出橄榄枝的高层硬生生的收回想法。
 
莫凡再次躺枪。
 
之后倒是没什么杂役弟子再敢惹莫凡,见到他也基本是绕道走。但许多弟子见莫凡无依无靠,依旧欺凌,莫凡并未反抗,当初那件事便逐渐成为众人口中的笑柄,加之莫凡工作的地方经常丢东西,内门弟子更加不满,借此理由将怨气尽数发泄在莫凡身上。
 
 
嵘瑶有一个贼,人称毁人不倦。平时偷点小东西,但每隔几个月都会偷件大的,绝对不低于五百的那种。
 
让所有高层都头疼,特别是各大峰的阁主,他们一般直接负责内门弟子,每次收到这些东西被偷的消息都苦不堪言。关键这毁人不倦贼的很,选的职业是忍者,什么影分身术,遁身之术用的贼六,就算能碰到,却每次都能让他。加上人神出鬼没,根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他们也不可能一直傻等,到现在毁人不倦一次也没被抓到过。
 
“所以你们怀疑是他。”叶修转头问陈果和唐柔。
 
“是,”唐柔点点头“他最符合条件。”
 
“拜托,我们连他是谁都不知道,怎么找,而且你不是说那个什么毁人不倦偷完之后暂时不会再出手了吗。”

“只是近期不会再偷贵重的东西,而且他每隔一段时间换一个地方,之后失窃的都会是这个峰的东西。也就是说,毁人不倦一直都会在咱们峰,盯着就好了。”

“要是这么简单,他不就早让人抓到了吗,哪那么容易。”

“好啦好啦,”眼看叶修陈果两人又要打起来,唐柔赶紧来劝架。

“毁人不倦会不会是杂役弟子啊?”叶修突发奇想。

“不太可能,杂役弟子一般都不换的。”陈果摇摇头。“先想想怎么在他下次来的时候抓住他在说。”

———————-—————--—————-————-

莫凡中午回到房间的时候,还没有人。他们一个房间10个人,不过现在大家都在吃饭。

他走到自己床铺,把被褥全部掀起来,从底下拿出一把红色的扇子,仔细检查没有破损后,把它踹到自己衣服里面,又掏出一些其他的东西,像簪子,玉佩之类的,用一块布包好,出了房间。

 
 

all 叶 嵘瑶不是荣耀(19)

求小红心
求小蓝手
求评论



白雾弥漫,双腿不受控制的奔跑,带着叶修往前。

眼前逐渐清晰,昏暗的空间被注入光亮,叶修看清了眼前的东西。他进入了一个房间,大门在他背后被关上,房间是密闭的,墙上雕满了浮雕。

浮雕上雕着的叶修都不认识。净是些牛头马面,人神鱼尾,羽耳麟身的人,或者应该称之为神。

民间流传的各路神仙,大概就长这样吧。

叶修一步步看去,发现这些浮雕貌似是一个故事,但还没等他看清,刚刚散去的雾又起来了,遮住眼前的视线。
 
“叶修。”
 
又有人在叫他。
 
“叶修…叶修!!!”
 
“!!!”叶修一下子惊醒,刚一起身就看到老板娘担忧的脸。
 
“你没事吧,”陈果说:“我叫了你好久才把你叫醒。”
 
“我睡了多久?”
 
“不久,也就是从昨天傍晚睡到现在而已,晚饭都没吃。你真的没事吧。”
 
“应该没事。”
 
“什么叫应该啊!!不行,得给你请个郎中看看。”
 
“不不不真的不用,我可能是睡得太沉了,没有听见。话说老板娘你找我什么事啊”叶修转移话题。
 
“差点忘了正事了。”陈果一拍脑袋:“昨天来的那些杂役弟子,好像生病了。”
 
“那弱不禁风的样子,可不得生病。”叶修吐槽。
 
“???”陈果不解。
 
“一般来讲,嵘瑶的杂役弟子大多是废灵根(即多灵根且筋脉与普通人无异之人,因修炼速度缓慢,即使有灵根也注定无法达到较高的修为,与普通人无异)但在嵘瑶如此灵力浓郁的地方,终究还是能够修炼,稍微呆得久些的杂役弟子有些能修炼到炼气一层甚至有人达到练气二层。就算不是,也多少比普通人身子骨要好,至少不应该随意生病。”
 
“你的意思是有人下药?”陈果语气担忧,但叶修从她眼里看出了跃跃欲试的想法。
 
“想多了,”叶修打击到:“只是有人故意刁难,给我们的杂役弟子怕不是刚入门的就是身子骨不咋地的。”
 
“.…..”陈果沉默,像是被人在火苗上浇了一盆水,眼中的斗志立马熄灭:“什么嘛,还以为终于有点乐子了。”
 
“是你自己脑补太多了,老板娘。”叶修无奈:“生病了找郎中就好了,跟我说什么?”
 
“还有,小柔丢东西了。”
 
“丢东西了?丢了什么?”

“扇子,火晶羽扇,可以算作武器,她家人给她买的,不过她用不上。就算这样,好歹也是个蓝品,放武器铺里能卖近一千银子呢。”
 
“这么贵?只是把扇子。就算是蓝品也应该能在七百只能拿下的。”
 
“但是首先那不是霸图峰批量锻造的那种,其次这个武器有特殊的能力,火灵根的人使用能得到修为加持,运气好的话能与比自己修为高两级的人有一战之力。你也知道修为越高,一级与一级之间差距越大,就算只是把扇子,有这样的武器也是可遇不可求啊。”
 
“那这么说,这小偷眼力不错啊。”
 
“都这时候了你还想这个,得帮小柔把扇子找回来啊。”
 
“武器他也不用,她家也不差这钱,找什么找?”
 
“不缺那也是钱,白花花的银子啊。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赶紧想办法。”
 
“老板娘你既然要找办法你自己想啊。诶!你干什么!别!别过来!啊!别揪头发啊……”
 
经过一番激烈的(划掉)老板娘单方面殴打后,叶修表示女生打起架来果然可怕并同意帮助陈果寻找小偷。
 
“你真的确定小唐的房间找过啦?”叶修不放心的询问。
 
“当然找过。”
 
“那空间戒指呢?”
 
“我们不傻…”陈果已经开始活动拳头。
 
“其他人的房间呢…哎呦!”
 
叶修头被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记爆栗,额头红了一片,在雪白的肌肤衬托下显得尤为明显。一双下垂眼仿佛泛起水光,显得非常无辜,再配上15岁那张嫩脸怎么看怎么委屈。
 
您的好友叶修对您使用‘无辜眼神杀’x 1,HP-10000,您已重伤。
 
陈果明显愣了一下,然后抬手帮叶修揉了揉脑袋,差点忘了,这家伙才十五。“乖,等找到小唐的羽扇我给你买糖吃。”
 
“我要买烟。”叶·表面年龄十五·真实年龄上百·修可怜兮兮索要。
 
“不行!还得寸进尺了,想得美。赶紧的,想办法。”陈果转脑就将叶修的年龄问题忘在脑后,就算这家伙只有十五,也依旧很欠揍。